主页 > 正规网站优化代理 >
抗美援朝老兵涂伯毅:遭汽油弹毁容周恩来叮嘱他保重身体
发布日期:2021-09-02 02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广东省法学会党组成员、专职,经历:1950年6月25日,朝鲜战争爆发,10月,涂伯毅跟随部队,跨过鸭绿江到了朝鲜战场,成为首批入朝参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。1951年农历大年初九,在一场战役中,他被敌军投掷的凝固汽油弹烧伤毁容,造成一级伤残,当时年仅20岁。

  成都北郊,四川省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内,89岁的涂伯毅已在这里生活了60多年。

  初见这位老人,他的面容让人印象深刻。69年前那个冬天在朝鲜战场上的经历,令他一辈子难忘。年仅20岁的他遭遇敌机投掷的凝固汽油弹,导致面部、手部严重烧伤,造成一级伤残。

  近来,涂伯毅有点忙。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,不少媒体邀请他讲述70年前的经历。面对过去,他说,虽然自己的手卷曲了,面容改变了,但是灵魂没有改变。只要是对党、对祖国、对人民有利的事情,哪怕再小都要去做,而且要争取把它做好。

  新中国成立之初,涂伯毅从四川云阳中学(现属重庆)毕业后,考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四十二军军政干部学校。

  1950年元旦,在和家人简短告别后,涂伯毅仅带着几身换洗衣服,便前往部队,正式入伍。不久,涂伯毅所在的部队坐上了从重庆出发的轮船,经湖北宜昌到达孝感,在孝感乘火车七个昼夜后,抵达东北,在唐山军政干校学习了不到半年时间。该校没有固定校址,分散于民房之中,吃大锅饭,开会、集合都在公园、院坝等空地上进行。

  1950年6月,朝鲜战争爆发。后来随着形势突变,涂伯毅他们奉命提前毕业,前往抗美援朝前线,成为首批入朝参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。

  涂伯毅回忆,在干校时,最初主要是练习射击、投弹,后来又增加了夜间生活、作战的课程。“昼夜颠倒,经常搞紧急集合,当时还不理解,后来到朝鲜打仗才明白训练的意义。”涂伯毅说。

  1950年10月,涂伯毅所在的部队开始入朝。他们从鸭绿江边集安城,通过浮桥进入朝鲜。为躲避敌机轰炸,他们白天隐蔽,夜晚行军过江。经过此前的夜间训练,几万人鸦雀无声,顺利通过浮桥到达目的地。

  当年10月25日,国内宣布志愿军跨过鸭绿江,实际上10月19日,涂伯毅所在的部队就已进入了朝鲜。每位战士都负重行走,枪弹、粮袋、洗漱用具小挎包都背在身上。行军路上,怕暴露目标,几乎不敢生火烧饭,大多数时候只吃干粮。

  在兵站工作期间,涂伯毅曾被派去打扫战场。他亲手掩埋了两位战友,甚至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,“心里很难过,想到哪天自己可能也会这样,战争是很残酷的。”

  1950年底,入朝作战不久的志愿军刚在黄草岭以少胜多击溃敌军,紧接着又开始了下一场战役。“首长说敌人要过圣诞节,我们该咋个办?”“不让过!打!”当时,敌军并不把志愿军放在眼里,叫嚣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,志愿军早已做好准备应战出击。

  涂伯毅记得,战役开始前,部队已提前把吃的喝的发好,战友们加了餐。“原计划准备打一个礼拜,结果出人意料,一个晚上就打下来了。”当时,听说三八线溃退,汉城已经乱了,前方传来消息,说敌人后来都撤到汉江以南去了,后方同志做好准备越过三八线。

  “过了将近一个月,首长又问,再过几天要到春节了,我们没让敌人过好圣诞节,敌人很可能在春节给我们找麻烦,大家说怎么办?”“我们提前过春节,还是打!”于是,为了防止敌人的报复,战士们提前准备,吃的喝的都弄好。1951年春节,年三十晚上便开始了新的战役,打了一场阻击战。

  1951年农历大年初九,涂伯毅和另两名战友组成126师第五战斗小组,潜伏在汉江北岸一个小山村的山坡上,小地名叫文福里(音)。当天下午,美军飞机飞得很低,并且一直没有转移目标,就在他们所在地上空盘旋。突然,敌机投掷下来几枚东西。“我立刻做好了准备,手指、脚趾都抠在地面上,减少冲击波对内脏的伤害。后来发现对方投掷的是凝固汽油弹。”涂伯毅回忆,当时山坡上的树木、蒿草甚至石头都燃烧起来,他置身火海中。

  “我记得左边是悬崖,只能向右边撤离。”涂伯毅回忆,当时他来不及多想,把身上携带的手榴弹、子弹都掷了出去,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石洞,立刻冲了进去。他把自己身上的火苗扑灭之后,洞外劈劈啪啪的燃烧声还持续了一两个小时。“当时我发现我的手指烧卷曲了,我想一辈子都不能张开了,想报仇,那两个小时里想了很多事情。”

  夜幕降临,涂伯毅才被战友找到。担架队的医务人员把他脸上、手上烧伤的皮肤修剪包扎后,将他转移下山。他记得,由于当时天气寒冷,自己身上的衣服被烧坏了,战友脱下棉衣给他穿上。“是战友们救了我,现在有时做梦还会梦到。”

  同年3月,涂伯毅被送回了辽宁丹东。起初,住在医院的一段时间,他都很悲观。

  回国后的一年里,战友和医务人员都不让他照镜子。他只知道自己被烧伤,但并不知道伤势究竟如何。直到一次他在一处水塘,通过倒影看到自己被烧伤的脸,不由得失声痛哭。那一年,涂伯毅只有20岁。

  在东北、浙江等多家知名医院辗转治疗,经历了8次修复、整形手术后,他的伤情才有了一些好转。“每次手术最短2小时,最长将近4小时。”涂伯毅说,1954年他回到四川,两年后正式退役,住进了四川省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。

  刚开始,他很难面对自己的样貌,十分悲观。为了避免和人接触、避免到公共场所,他主动承担了休养院档案管理的工作。后来,在休养院领导和战友们的开导下,他才开始积极面对人生。

  “我还有手有脚,眼睛也能看得到,比起有的战友已经幸运很多。”涂伯毅说,当时,为了丰富伤残军人的业余生活,休养院成立了伤残军人业余演出队。他不仅学会了电工,时常帮休养院和周边居民修理家电,还自学了舞蹈表演、合唱指挥、打击乐器等。

  1958年,因表现突出,他随四川省伤残军人演出队赴北京演出。6月1日,在北京政协礼堂向周恩来、朱德、陈毅等中央领导汇报演出后,周总理上台与演出队成员亲切握手,祝贺演出成功,称赞他们不仅是人民的战士,还是人民的艺术家。

  “我记得,当时周总理跟我握手的时候,亲切地问我负了几次伤?他说我现在还能够唱、跳,还能够指挥,真不错!又问我现在身体怎么样?叮嘱我好好地保重身体。我当时激动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。“回忆起60多年前的一幕,涂伯毅仍十分激动。

  此外,他还加入了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革命传统教育组,多年来积极参与到爱国主义传统教育事业中,义务到部队、学校、企事业单位作报告,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革命伤残军人的精神。

  直到现在,89岁高龄的涂伯毅仍在坚持作报告。“虽然现在我的手卷曲了,我的面容改变了,但是我的灵魂没有改变。只要是对党、对祖国、对人民有利的事情,哪怕再小我都要去做,而且争取要把它做好。”香港最快开奖记录